2019年中国演出市场回顾——话剧篇

发布日期:2019年12月30日

 

话剧2.png

 

 
 
 
 
 
 

2019年即将过去,在2019年,我们迎来了建国70周年大庆,送走了二十一世纪第二个十年。对于演出行业来说,2019年是平稳发展的一年,虽不能称之为演出大年,但是在过去的一年当中,演出行业还是有许多值得回顾的事件发生。演出市场也如润雨撒过的竹林,那些鲜嫩即将破土,给人以勃勃生机。

风雪交年中,我们回顾过去的欢笑与泪水,是以期更好的未来。系列回顾的第一篇,我们将聊一聊话剧市场,这一年来发生的各种各样的事,迎来送往的那些人。

 

 

对于话剧来说,2019年是热闹的一年。2019年有各式的戏剧节开幕闭幕,而这些戏剧节又大多与话剧息息相关。从第五届中国原创话剧邀请展、国家大剧院国际戏剧季·2019、第三届老舍戏剧节、2019北京国际青年戏剧节、2019北京喜剧周、、2019林兆华戏剧邀请展、柏林戏剧节在中国·2019,到乌镇戏剧节、大凉山国际戏剧节,各种戏剧节让话剧从业者们从年初忙到了年尾,让这一年热热闹闹的在一片节日氛围中就这样过去了。

 

 
 
 
 
 
 
 
 
 

图片依次为:第三届老舍戏剧节海报、乌镇戏剧节海报、“北京故事”优秀小剧场剧目展演海报

 
 
 
 
 
 
 
 
 

图片依次为:大凉山国际戏剧节海报、2019北京国际青年戏剧节海报、柏林戏剧节在中国·2019海报

 

 
 
 
 
 

这一年出色的新作品

 

在这热闹的一年当中,有许多新的话剧作品,在我们剧作家的笔下创作了出来,并且借着这些戏剧节的东风,被搬上了舞台,与观众们见面。今年两部历史大剧——《杜甫》《林则徐》的问世,让我们对年过八旬的老剧作家郭启宏坚持在一线写戏改戏的精神钦佩不已。老一代话剧工作者坚持着一线工作,也鼓励着后辈们不断进取。孟冰的《平凡的世界》,孙惠柱的《宴席》,唐栋的《柳青》,王宝社的《三湾,那一夜》等等出色的作品,也都是这一两年推上舞台的新作,其中很多都是较为成功的作品,获得了口碑票房双丰收。

 

杜甫.jpg

话剧《杜甫》舞台图

 

除了一些剧作家今年推出了重磅新作,一些院团也在今年推陈出新。央华戏剧制作的《新原野》与国家大剧院制作的《特赦》,虽然都是18年初次登上舞台的作品,但是在19年重装上阵的时候,依然给观众带来了极大的震撼与艺术冲击。虽然今年有很多好的话剧初次登台或再次面向观众,但是有些遗憾的是,本土创作出的标杆作品依然没有达到漫天星光灿烂的时刻,相信在未来,我们话剧市场的夜空,必将会有越来越多的本土之星,耀眼而夺目。

 

话剧《新原野》舞台照

 

 

 

这一年引进了不少优秀作品

随着我们文化作品的“请进来”与“走出去”,越来越多的外国优秀话剧被引进,今年引进的剧目中,以色列盖谢尔剧院的《父与子》,德国汉堡塔利亚剧院的《奥德赛》,波兰羊之歌剧团的《李尔之歌》,法国诺诺剧团的《等待戈多》等等都是各具特色的优秀剧目。其中不乏一些优秀作品对我们有着宝贵的启悟意义。

同样坚持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创作原则,欧洲的艺术家们总是在艺术创作出现困顿的时候,不失时机地作出理论反应与舞台变革。欧洲文艺界广泛讨论并确认的普遍原则是:社会主义现实主义是一个“真实地表现生活的历史地开放的体系”。看到这些有代表性的欧洲现实主义作品,在中国市场有出色的反响,也足以让我们的话剧创作者们汲取营养,走出属于我国话剧的现实主义的“广阔道路”。

 

静静的顿河.jpg

话剧《静静的顿河》海报

 

 

 

这一年舞台上上下下的热闹纷纷

 

话剧的热闹,不止台上热闹,台下也热闹;剧场内热闹,剧场外也热闹。今年11月,做足宣传的《孩子梦》从上海移师北京,在天桥艺术中心演出,不料各方意见殊异,评价南辕北辙,主办方难以应对。11月12日,孟京辉戏剧工作室在保利剧院演出《茶馆》时,部分激进观众当场苛斥演出者对不起老舍、对不起《茶馆》,并要求退票。有人批评孟京辉将《茶馆》弄得“面目全非”“已经不是老舍的《茶馆》”。孟京辉则信心满满地说,“如果老舍先生还能看到我们现在,我觉得他真的会默默高兴的”。

 

孩子梦2.jpg

话剧《孩子梦》舞台照

 

对于这些,观众完全可以作出不一样的阐释,随着网络时代的发展,今天的观众比过去更有知识,更有主见,兴趣更多元化,也更容易获得演出的核心信息。当他们走进剧场,可能是为了艺术熏陶,可能是为了休闲娱乐,也有部分观众单纯为了追星。可以说,话剧创作者找准自己定位,如何贴近观众、回馈观众,将是新时期戏剧能否蓬勃发展的关键。

 

茶馆.jpg

话剧《茶馆》舞台照

 

 

这一年我们迎来送往

 

2019年是话剧世代交替最为明显的一年。林兆华戏剧邀请展艺术总监一职已由林兆华的儿子林熙越接棒。中年一代的导演周可、李伯男、黄盈等逐渐走向前台,这些代表着话剧界的希望。但是遗憾的是,老一代戏剧家胡可、田本相、童道明、苏叔阳先后离世,这是话剧界莫大的损失。

 

有些人离开了,但是他们还在这里,有些人来到了这里,带着无数人对于未来的期盼。不管2019年话剧界的热闹与纷扰,2019年都是话剧平稳发展的一年,2019年很好,2020年呢?我们想2020年一定会更好,话剧生力未竭。在此仅祝愿2020年有一个新的开始,中国话剧也借着这个美好开始,在马上到来二十一世纪第三个十年里,鹏程万里。

 

 

参考资料:《话剧2019:新热闹与老问题》——林克欢    北京日报

 

协会新闻
行业新闻
 
大赢家即时比分直播 福建22选5 浙江快乐彩 巨龙配资 美国职业棒球比分数据 四川时时彩 宜配宝配资 米牛网 忆融速配 竞彩比分专家推荐 甘肃11选5 半全场 股票配资推荐就择卓信宝配资 上海股票配资 十一运夺金 竞彩比分过滤 球探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