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台演员 另类居家进行时

发布日期:2020年03月11日

 
 

2020年伊始,“新冠”疫情严峻,在这期间,各大院团无法进行正常的排练、创作。但是面对这种特殊情况,院团和演员们停演不停艺,练功、备考、充电,在家不放松,平稳渡疫情。

 
 

 

练功:网上“交作业”

“未来演出的剧目中,领舞、独舞、群舞的人选基本都是选定的,所以疫情期间,布置了自我训练任务,演员在家中进行自我排练。”中央芭蕾舞团副团长王全兴介绍。

芭蕾舞是集体舞蹈艺术,正常的排练需要集中到排练厅,因为疫情,中央芭蕾舞团95%非京籍演员都滞留在家中,留京演员也无法集中到剧团排练。中芭的领导、导演、老师给演员们布置了在家训练任务,针对每个演员以往演出弱点、未来发展方向,开展突击强化训练。“芭蕾舞是靠肢体语言表达的艺术,所以在疫情休整期间必须要通过自我训练让大家保持良好的身体状态。”王全兴介绍说。

中芭的演员基本都是从小就开始芭蕾训练,家中都有基本的训练器材,例如把杆等,这一次又见到青少年时期的“老伙计”,重新在上面压腿,看着把杆上自己留下的岁月痕迹,演员们仿佛回到了追梦的青少年时期,不仅如此还会对照着把杆上摩擦的痕迹,看看自己比小时候提升了多少。演员们每天都会把自己训练的视频上传排练群,相互比一比谁柔韧性更好、体型更美。

中芭通过这种方式,让演员保持状态,提升剧团整体水平,在允许复演之后第一时间恢复集体排练,力争早日回到舞台与观众见面。而杂技演员也充分利用这段时间提升自己。

湖南省杂技艺术剧院董事长赵双午说起疫情对院团的影响,十分担心自己团里的小学员们。“湖南省杂技艺术剧院有两个演出团队,疫情期间一直在欧洲巡演,并没有停止训练。受疫情影响较大的是刚刚组建两年的学员团队。”

 

湖南省杂技艺术剧院小学员们日常练功

杂技是突破人体极限的肢体艺术,训练强度大于一般演出,在集体训练的过程中,有老师发现问题并及时纠正,但在家中进行自我训练当中,老师很难对学员们动作完成质量进行监督,导致新学员在打基本功的时期很容易基础不牢。“成年演员自觉性比较好,学员们是老师们比较担心的。”赵双午如是说。不过从训练反馈中看,大部分学员还是很认真的完成了老师布置的任务,也有自己下“私功”加练的,甚至有的学员在软功等比较痛苦的训练项目中,请来了自己父母,既是监督,也是帮手,必要时候帮自己“压一压”,能让自己更进一步。赵双午说:“在疫情期间凭借对于杂技的热爱能够让自己基本功更进一步的学员,在今后的工作、演出中也一定会着力培养。”

同样作为集体表演,杂技与芭蕾舞不同,一些多人危险系数较高的动作需要长期磨合,赵双午表示,杂技观众想要重新看到演出,可能需要更长时间的等待。

 

备考:不一样的考核季

相对于中央芭蕾舞团和湖南省杂技艺术剧院演员的自我要求外,中央民族歌舞团的演员们还有另外一个任务要在疫情期间完成,那就是备考。

“每年3月是我们院团的考核季,考核业务水平,评定技术职称,对于演员们来说春节后这一段时间本来就是关键期。”中央民族歌舞团副团长王成刚介绍说,今年的这个备考期因为疫情的原因变得有些不同。

除了针对于每个人的舞蹈动作制作教学视频,中央民族歌舞团还固定在每天上午进行集体“云训练”,按时打卡准点开始,既营造训练氛围,又相互视频监督,加强默契度,也大幅缓解在家训练的枯燥,演员们感慨这样的“云训练”让他们深刻体会到了“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中央民族歌舞团还为演员从北京舞蹈学院聘请了知名教授,在舞台表演、艺术修养、艺术创作等方面给演员进行远程视频授课,除了狠抓演员们的肢体动作,也不放松艺术文化提升,要求演员们做到“文武双全”。演员们也加入了时下流行的远程教育之中,上午肢体课,下午文化课,演员们相互打趣,“好像穿越回了学生时代”,而复工之后的业务考核,就像期末考试,不过现在通过远程授课,可以录音录像,做笔记的压力小了很多,晚上重温课上内容也方便了,演员们都有信心在考试中考出好成绩。

“复工之后,院团只会给演员7到10天的恢复期,就进行今年的业务考核,也借此检查演员们在家期间的训练成果。”王成刚对于复工之后有明确的工作计划。

 

充电:追名家观摩表演

利用疫情期间充电的不单单是中央民族歌舞团的演员们,常州市滑稽剧团的演员们也充分利用这段时间,观摩学习,像干涸的海绵,充分吸收艺术的水分。

农民“陈奂生”是常州市滑稽剧团自有IP,在常州市人气极高。仅《陈奂生的吃饭问题》一部滑稽戏就在全国公演百场,屡获大奖。要说虚拟人物对常州市民的影响力,陈奂生绝对名列前茅。疫情防控期间,常州市委宣传部联合常州市滑稽剧团重新打造"奂生"IP,推出了系列抗疫短视频《奂生防疫厅》,利用"奂生"这个人物的影响力和传播力,宣传和普及各种防疫知识,达到全民防疫的目标。这种贴近生活的宣传片深受百姓喜爱。

 
抗疫短视频《奂生防疫厅》拍摄现场照片

常州市滑稽剧团加紧制作《奂生防疫厅》外,也根据实际情况及时调整排练安排。“我们剧团95%以上的演员都是常州本地人,春节期间离开常州的演员很少,但是因为疫情原因无法集中排练。”常州市滑稽剧团团长张怡介绍起了院团特点,院团大部分人都留守在常州市,但是为了控制疫情,剧团现在开会也只能通过电话会议、视频会议的模式,个别演员回剧团办事遇到同事,也只敢远远的打个招呼避免接触,全靠肢体语言交流,像表演滑稽戏一样,大家感慨多亏都是滑稽戏演员,肢体语言丰富,今后也力争把这一段时期特殊的经历,编成桥段运用在表演当中。

滑稽戏区别于舞蹈,不是纯粹的肢体艺术,更多的需要揣摩人物内心活动,用轻喜剧的方式表达出来,所以剧团安排了每天集中回看过去的演出视频,找出表演不足,进行复盘总结,讨论今后如何避免。并且观看其他国内外院团优秀作品,深挖笑料、包袱,予以借鉴。同时进行线上排练,争取复工之后第一时间与观众见面。“我们滑稽戏演员就是这个样子,平时要做到拳不离手曲不离口,才能融入人物,展现出最好的效果,要对得起观众。”张怡现在十分想回到台上,看到观众朋友。

 

 

作者:周驰

排版:牛春晓

校对:田巧研



 

协会新闻
行业新闻
 
大赢家即时比分直播 辽宁快乐12走势手机版 贵州快3今日预测出号分析 一分赛车大小在线计划 燕赵风采排列七走势图带连线 幸运飞艇计划qq群 辽宁11选5走势图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趋 上期3d开奖结果 黑龙江p62 广西快乐十分假不假 29选7开奖日期 贵州11选5 山西快乐十分钟 极速11选5下载-正版APP 湖北十一选五 浙江11选5奖金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