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水月余,线上艺术教育“道”与“术”

发布日期:2020年03月27日

 
 
 
 

自1月底,剧场、院团一切演出、排练全线停滞,2月中旬前后包括专业院团、剧场剧院等在内的艺术机构普遍开始大规模探索上线发展。对于线上艺术教育您有怎样的观点,欢迎参加文章结尾的问卷调查!

 

专业院团,有吸引分类观众的迫切要求;剧场剧院,有塑造自身商业品牌的强烈愿望。线上艺术教育成为二者都不可忽视的有利工具。据不完全统计,全国已有百余家艺术机构推出艺术教育类文化产品,以此在疫情演出停滞期间保持发声、吸引关注、培养观众,以及维持会员粘性,实现会员增值服务。

相对于直接将既有演出视频资料“搬家”上网,艺术教育无疑需要更多的设计感和更全面考量。近百项艺术教育公益产品上线一月有余,是应激反应还是长远策略,舞台艺术的线上展示已有踪迹可寻,探寻、总结这些艺术教育产品的创作和推广规律,或许未来可期。

 

 

剧场VS院团
谁的“课堂”能先声夺人

综合看来,相比于专业院团,剧场剧院对于线上艺术教育的推动明显热情更高、形式更丰富,也更具策划性。目前,专业院团的艺术教育推出形式主要是演职人员视频教学、短视频片段及直播互动教学,如中央芭蕾舞团的“芭蕾小课堂”等。剧场剧院单位则多以策划系列选题的形式,推送包括乐理知识、艺术家故事、乐器演奏技巧、剧目作品赏析等等。尽管院团和剧场都会通过视频教学方式展现,但院团的线上视频多由其演职人员录制,而剧场的视频教学多来自自身积累资源和更广泛的网络资源。

作为国内首创以剧院为平台的公众艺术教育品牌,已持续15年的“上海大剧院艺术课堂”筹备多日后,以“在线一刻”的形式登陆微信订阅号。此次线上课程是从过去五年的100多次艺术课堂剪辑而来。每期音频时长在20分钟左右。与此同时,配合课程所提到的绘画、音频资料进行综合推送。截至3月26日,“在线一刻”系列,已经推出“王博士的音乐之旅”5期,声色古典7期,古典芭蕾的缤纷世界6期,阅读点击量保持在1000~2000次,通过微信“在看”方式推荐给朋友,均值保持在20次上下。首期内容来自剧院“金牌讲师”韩斌讲授的《解读音乐史上最知名的百幅图像》。与以往古典音乐普及不同的是,不从单纯的音乐赏析入手,而是以绘画为索引,串起贝多芬、琉特琴等古典音乐关键词,以全新视角走进音乐史。

 
 
 
 

韩斌讲授的《解读音乐史上最知名的百幅图像》

国家大剧院从2月15日起,以艺术家为核心,推出“艺术微课堂”,吕思清、王亚彬、孙颖迪、胡文阁、吴蛮、张昊辰、袁莎、赵汝蘅等13位艺术家,分别选取各自艺术领域内或生动有趣的冷知识,如“需要购票坐飞机的大提琴”;或悠久绵长的文化传统,如“梅派到底美在哪儿”;或高雅艺术的另类呈现,如“猫和老鼠里有哪些名曲”等等,阅读点击量保持在2万次左右,通过微信“在看”方式推荐给朋友,均值保持在150次以上。

 
 
 
 

国家大剧院《需要购票“坐”飞机的名乐器大提琴》

同作为线上艺术教育的推出主体,剧场和专业院团有着不同优势和侧重。剧院剧场更易于整合资源,盘活积累素材,在得到授权的情况下,能提供众多院团主体不限、体裁不限的艺术作品作为前期艺术教育的资源。同时,剧场联盟或者院线的宣传力度大,受众覆盖面广。以保利院线为例,保利的“云剧场”艺术教育项目几乎覆盖保利院线全部剧场的公众号,宣传面极广。剧场宣传覆盖更广泛,可选内容丰富,线上艺术普及和艺术教育的输出能力远远高于作为艺术生产单位的专业院团。

 

抵达率VS参与度
不好玩“神马都是浮云”

一条短视频只有十几秒,装不下乐器的前世今生、交响乐的宏大叙事,也装不下歌剧故事的起承转合,却恰好能塞下最微小可感、最风趣幽默的细节。西安交响乐团抖音霸屏了,古典乐活泼欢乐的形象从这些小细节中凸显出来。于是,年轻人跟着短视频来了。

 
 

西安交响乐团杨帆自制鼓槌

悲切的二胡声起,“已经两个月没有演出的老杨生活无望,他想买个新鼓槌只能是梦想”于是开始以“舌尖上的中国”的叙事风格,记录鼓手老杨自制鼓槌。“老杨手中线,槌子身上衣”评论区里笑作一团。“大号演奏员郭俊贤的无大号表演”,“当贝斯突然被指挥重视”,“处处被黑的中提琴”。音乐面前,人人美好,音乐面前,演奏员都成了段子手。乐器的冷知识,交响乐的小科普就这样被点亮上万“小红心”。

 

西安交响乐团品牌总监曹继文介绍,“首先我们是一个非常年轻的职业乐团,演奏员平均年龄不到30岁。第二,绝大部分人对古典音乐的认知是高高在上,不太容易接受的。所以得先消除对古典音乐的固有认知,才有可能接受,进而买票走进音乐厅,这需要一个过程。如果始终‘端着’姿态,懂的人固然会接受,更多不懂的人,本就有距离感的怎么能接受呢?我们要用卖白菜的姿态来卖古典音乐。”

 

借势互联网,将原本“板着面孔”的古典乐交响乐进行现代化转化、时尚化开发,放下高雅艺术曲高和寡的偏执,向互联网和年轻人张开怀抱,并不断在自身变化调整中展现新的活力,这是西安交响乐团一个非常重要的发展路径。

2月初,西安交响乐团在线上开设云课堂,启动“在家DOU来唱、天天爱唱团”直播计划,通过直播间与市民隔空相见,为观众传授各种唱歌技巧。音乐爱好者还可与自己喜欢的团员连麦PK。就在本周五3月27日,西安交响乐团还将联合B站宅现场上演一场弹幕音乐会,XSO三个室内乐组将在XSO西安交响乐团B站官方直播间内,呈现一场室内乐作品“弹幕音乐会”。“我们组织了乐团在音乐厅的交响乐大厅舞台上做一个一小时的演出,到时候会把B站的弹幕实况在现场进行投放,就是看直播间的人会看到他的弹幕,现场的乐手也能看到大家的弹幕。这是我们目前能想到的最接近现实的、最接近现场表演的一种现场体验。”曹继文介绍到。

 
 
 
 

西安交响乐团筹备弹幕音乐会

这就是直播的神奇。

上海昆剧团也精心策划了一场特别直播。跟着导演主播的脚步,绍兴路9号的上昆正门被推开,剧团的台前幕后以及昆曲的水袖、台步、妆容,将戏曲之美呈现得淋漓尽致。这场直播也是上昆“出圈”的一次尝试。

疫情冲击使院团沉下心来思考,传统昆曲如何运用新载体获得新力量,提高“能见度”?围绕用户欣赏习惯对昆曲进行创意展现和表达;针对看直播的年轻受众,将昆曲元素与时尚元素相结合,培育“网生代”的戏迷粉丝,探寻优秀传统文化传播和发展更广阔的空间。

 

剧院向平台升级
艺术课堂反哺艺术

“剧院作为公共文化空间,人员密集性和流动性强,”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总经理雷雯说,只有及早响应,尽量将损失降到最低,同时疫情的发生也印证了东艺新的发展思路与方向——从“剧院”向“平台”升级,只有成为多元艺术形式展现的平台和场所,剧院才能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和更强的抗击打能力。

 
 

上海东方艺术中心开展线上活动

今年3月,上海东方艺术中心原本计划像往年一样开展“东方名家戏剧月”活动,因疫情不得不暂停,担纲开幕大戏《新龙门客栈》的京剧名家史依弘得知演出推迟后十分理解,2月26日起在东艺公众号开展线上活动——史姐姐教唱《杜鹃山》。

雷雯认为,首先要不断增强线上服务的精准度,整合线下、开发线上,特别是推动线上宣传、销售环节的共享、快捷、精准、安全;其次要不断推动科技和艺术结合,将剧院由实体建筑延展到虚拟空间,尝试开发线上项目,在教育品牌、公益推广等方面尤其可以应用。

“线上艺术教育体系,到底如何能更有特色?就是用新媒体的思维来组建新的节目体系。这些节目体系可以完全跟线下没有关系,视频与直播只是第一步,是一个尝试方向。而我们东艺自有up主的培养,也应该成为未来发展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雷雯说。

东艺的策略还有不断扩展疆域,改变以单一项目推广为核心的艺术普及,转向以构建艺术生活氛围为目标的艺术教育,“现场表演艺术,比如戏剧、音乐、芭蕾,无疑是东艺的立身之本,但在艺术教育方面,绘画、雕刻,甚至上海话和街舞都会成为艺术教育领域中的一部分,东艺要以艺术教育为桥梁构建起一个‘大艺术’的生活氛围,同时传递城市独有的文化和精神内涵。”雷雯说,“对于这些内容的线上开展,这场疫情无疑起到了催化剂的作用。”

2月19日,东艺会员活动推出SWAG街舞教学,邀请上海知名舞社的老师进行授课。东艺仍在不断寻找与自身定位、气场更匹配的受众,探索更多的新媒体,“网络探索本就是无限空间,我们不能给自己设限。抖音、阿基米德、微信、一直播我们都在尝试,也加入了字节跳动与上海市政府合作项目‘一起前行’。”“艺术是无疆的,我们力所能及地去拥抱更多的观众,进行对话。”雷雯说,“至于将上海话也纳入范畴,地方属性明显则地方观众粘合度高,本地宣传影响力就会更大。”

 

艺术传播媒介变迁
高雅艺术也需“网感”

尽管全力推动,但两难局面始终摆在艺术家眼前。无论是戏曲、歌剧,还是交响乐、芭蕾舞,都自有严谨的艺术规范,这套规范保证其艺术特点和艺术魅力。而如果想在网络世界吸引并保持粉丝,又不能不“网感”,对网络受众的胃口。保持自身艺术特色与迎合粉丝的审美之间其实存在着矛盾,如何拿捏分寸,十分考验艺术家的智慧。

“我们常会看到类似这样的艺术教育宣传,三天学会一个乐器,多长时间就能多掌握一项才艺,或者‘一定要学小提琴’‘一定要学架子鼓’我们反其道而行之,我们用吐槽的方式制作‘千万别学中提琴,千万别学小提琴’。其实内容是一样的,目的也是一样的,但用这种方式沟通,大家心里就是很容易接受。这是一种‘网感’用网络语境和网络的思维方式就会比较容易沟通,用轻松的自我调侃的状态,传递出的信息是,艺术家、演奏员们都是活生生有趣的人。”曹继文说。

对于在此期间上线的艺术教育产品,协会曾作问卷调查,在内容相似的情况下,作为信息接受者,观众在接触线上艺术教育项目时仍有颇多关注点。首先,便捷度。如果进入教育主题的步骤较复杂,如需要下载新的app或者注册新的账户等,可能会导致一部分潜在客流量的流失。其次,推出形式。公众号内容太单一的话会使人觉得枯燥,太花哨又会在阅读期间造成视觉疲劳,图文、音视频等如何结合,如何同时保证趣味性和专业性,还需要单位主体好好策划。最后,艺术家的知名度。对于艺术领域不甚了解的路人或者初学者,讲解主体的知名度很大程度上主导了观众的兴趣度,决定了读者的去留。

艺术传播媒介的变迁势必让艺术呈现出多种可能。从创新艺术呈现形式以及学习如何跟网络受众沟通开始做起,是“上课”的艺术家们自身无法绕过的第一课,传统行业的艺术家摸索“触网”之路。云时代的传播有自己的话语体系和表达方式。云端上的艺术传递,艺术家们不仅要会使用相关的设备工具,还要用云时代的思维方式思考、用云时代的话语方式表述。

 

部分艺术教育产品上线时间及阅读量
 
 

 

 

 

作者:田巧研

排版:牛春晓

校对:周驰

协会新闻
行业新闻
 
大赢家即时比分直播 湖北十一选五计算方法 十一运夺金 浙江6+1彩票 重庆福彩欢乐生肖开奖结果 乐透棋牌官方网址 试机号3d 福利彩票25选7期开奖结果 湖北30选5 广西快乐十分加盟 彩票深圳风采开奖结果今天 福建36选7 广东11选5助手安 河北新十一选五走势 广西快乐10分开奖视频下载 河北20选5除三 汇盈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