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观察 |音乐三人谈: 当演出停滞,创作一刻未停

发布日期:2020年04月01日
 
 
 
 

面对疫情后的复工复产,全行业都在积极做着准备。无论是抗疫作品《大爱苍生》的超高播放量、准备疫情之后复演的《武汉2020》还是远在奥地利的音乐家无时差“复工”,都展现了音乐行业对于此次疫情所作出的不懈努力。

 

 

 

 
 

北交首席常任指挥李飚:

复演后首场音乐会将奏响《武汉2020》

 
 
 

 

3月23日是北京交响乐团“云端”分声部排练的第一天。随着疫情的逐步缓解,越来越多的艺术院团开始“复工”,为日后恢复演出做准备。作为北交首席常任指挥与天津交响乐团首席指挥,李飚对接下来的日子有很多设想。待疫情解除,他与乐团的演奏家们期待在第一时间与阔别多时的观众相拥在音乐中。

北交首席常任指挥李飚  牛小北摄

 

隔空合录,让音乐的祝福穿越时空
 
 

2月5日,北京交响乐团的微信公众号推出了一个英国作曲家埃尔加的经典作品《爱的致意》的视频。视频中现身的乐手来自湖北、台湾、北京、上海甚至海外,平日里总是同台演奏的他们因疫情分隔在各自家中,但幸运的是,科技给了音乐穿越时空的力量。两周后,北交又以同样的方式,与同在京津冀交响乐艺术发展联盟的天津交响乐团、河北交响乐团录制了《我和我的祖国》。

“隔空合录”这个被频频点赞和效仿的创意,就是由李飚提出的,“我们从来没有尝试过这样的方式。”李飚说,作为指挥,“最大的困难是把大家的呼吸点、节奏和感受集合在一起,因为音乐毕竟是一种合作的艺术。”后期制作阶段,也碰上了许多意想不到的磕磕绊绊,比如大家用的录制设备不同,成片的音响效果各异,兼任视频音频编辑的北交大管首席刘可为此花了许多心思。

 
 

京津冀三地演奏家隔空合录《我和我的祖国》

 
 

 

复演后,首场音乐会将奏响《武汉2020》
 
 

排练厅“搬”到微信群里,乐手们摩拳擦掌,热情不减,合练曲目《武汉2020》。《武汉2020》是北京交响乐团、天津交响乐团联合委约现任德国作曲家协会会长的恩约特·施耐德的作品。全曲约10分钟,需由30人左右的编制演奏,曲中既表现了人类面对未知而自然流露的恐惧,更有战疫情的英勇无畏。

 

“现在,我们还不知道什么时间能开始演出,但只要疫情结束,能登台了,首场音乐会我们就要演这个作品。”李飚说。

 

北交还在计划向更多青年作曲家委约以“战疫”为主题的作品。“我们希望能让更多的年轻人得到委约创作的机会,同时让他们感受一下‘标题性写作’的意义。”李飚介绍,乐团正在考虑将这些作品收入复演后的乐季演出,与武汉当地的音乐家合作举办专场音乐会。

取消多场演出,但期待弥补遗憾
 
 

疫情发生以来,演出行业备受冲击。环球同此凉热,每个音乐家都无法“独善其身”。李飚大概算了算,他至今已经取消了国内外十余场音乐会。“肯定会有遗憾。”李飚坦诚地说,比如北交原定于今年2月22日在国家大剧院上演的音乐会,想起来总觉得有点儿可惜。去年12月,李飚出任乐团首席常任指挥,这场音乐会本该是由他执棒的新乐季首场演出,四位来自柏林爱乐乐团的独奏家也将前来“助阵”。“所有人都在积极准备,集中精力想把它演好。”

李飚与天津交响乐团“完全贝多芬”系列音乐会海报,大家期待能重演这场音乐会。

李飚同时兼任天交首席指挥。今年正值乐圣贝多芬诞辰250周年,李飚与乐团有一场“完全贝多芬”系列音乐会,计划演奏贝多芬第二、第七交响曲,这场演出同样很受期待。“相信在不久的未来,我们还会重新安排这些演出。”李飚透露。目前,天交与北交一样,已经开始了“云端”排练,疫情解除后,乐团会先以中小型乐队的形式恢复演出。

 

 

 
 

男高音歌唱家石倚洁:

“复工”的节奏没有时差

 
 
 

 

春暖花开之际,越来越多的音乐家加入了“复工”大军,他们着手排练,规划剧院开门后的演出行程。如今,中国音乐家的足迹早已遍及世界,在疫情依旧严峻的欧美地区,还有不少人“滞留”未归,男高音歌唱家石倚洁就是其中一位。原定于3月13日在维也纳国家歌剧院参演的歌剧《法斯塔夫》取消后,石倚洁选择暂时留在奥地利。

 

石倚洁

 

剧院暂时关闭了,但基本功不能丢,他每天练声,为将来的演出做准备。作为湖南师范大学的老师,学生们的学业进展也让他牵挂,隔着网络,他要随时解答大家的问题。虽然远在国外,石倚洁的音乐节奏却没有时差。待疫情解除,他期待与所有观众早日相见。

登台维也纳国家歌剧院是心中夙愿
 
 

今年,维也纳国家歌剧院向石倚洁伸手相邀。按照原定的计划,3月13日,石倚洁将在这里带来威尔第的喜歌剧《法斯塔夫》。这部作品对他来说不陌生,2017年,他曾在国家大剧院和维也纳国家歌剧院联合制作的《法斯塔夫》中饰演过“芬顿”(Fenton)一角,但对待这次特殊的剧院“首秀”,石倚洁还是做了充分的准备。

3月10日排练结束,《法斯塔夫》剧组合影留念

欧洲疫情的发展远远超过预想,当地时间3月10日下午,维也纳国家歌剧院宣布关闭,《法斯塔夫》也随之取消,此时距首演只剩两天时间。要说不惋惜是假的。在今年所有的计划里,《法斯塔夫》是石倚洁自己最期待的一部歌剧。今年对维也纳国家歌剧院而言同样是很有意义的一年,现任总监多米尼克·梅耶即将离任并接掌米兰斯卡拉剧院,6月30日的《法斯塔夫》是他的谢幕之作,祖宾·梅塔大师受邀执棒。“这场也不一定能演。如果取消了,真的非常遗憾!”

练新歌、上网课,“复工”节奏没时差
 
 

剧院纷纷关闭,音乐家的处境其实都有些被动,演出接连被取消,恢复与否、何时恢复都要等待进一步通知,太多的事情不在他们的掌控之内,能做的只有提醒自己时刻不要松懈,待重回剧场的那天来临,他们必须把最好的一面展现给期待已久的观众。下午四点到六点,是一天里相对来说最不扰民的几个小时,石倚洁每天都会练习一些新曲目,为将来的演出做准备。石倚洁看到,国外也有许多音乐家在尝试着直播音乐会,为了避免接触和感染,音乐会通常都是一个人带一件乐器,面对着空荡无人的观众席。疫情和网络,正在悄然改变着古典音乐的生态。

石倚洁现在还有一重“老师”的身份,他任教于湖南师范大学,心一直挂在学生们身上。

“我以前从来没试过在网上给学生们讲课。声乐这个东西有点儿特殊,当我们唱到中高音以上的时候,可能因为音量太大,麦克风收录不下,高频的声音传到耳朵里的只剩下电流声。现在我建议同学们用手机或者录音设备把自己的练习录下来发给我,然后我再把需要注意的地方跟他们一一讲解。”

 

 

 
 

中国音协主席叶小纲:

战“疫”作品播放量超两千万

 
 
 

 

“千山静,鸟不鸣,九州云雾起。寸寸心,牵念远,只为苍生祈太平……”由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音乐家协会主席叶小纲作曲的战“疫”歌曲《大爱苍生》在多个网络平台发布。深情悠扬的旋律、大气恢弘的歌词、充满张力的唱腔,使得这部作品直击心灵,全网播放量超过两千万。叶小纲第二部战“疫”作品《樱花满天红》也将很快和大家见面,他开玩笑说:“为防自己耳朵起茧,看似没什么退路,只能启动第二首歌的写作。”

 

 
 
《大爱苍生》曲谱

《大爱苍生》这部作品被收录至由人民音乐出版社和中国音乐家协会合作推出的《抗疫战歌——全国抗击疫情公益歌曲选》音像专辑。提及创作的初衷,叶小纲表示,网络上的抗疫歌曲有很多,但实事求是讲,真正好的作品不是太多,“作为音协主席,应该带一个头,很高兴自己的作品能为抗击疫情起点作用,让大家有共鸣。”

《大爱苍生》由叶小纲作曲,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主席胡占凡作词,朱桦、么红、杨燕婷、韩蓬、刘嵩虎等多位艺术家和国际首席爱乐乐团、合唱团参与录音。从创作到录制,《大爱苍生》用了十几天时间。由于疫情的影响,录音棚并不会长时间开放,参与录制的艺术家们克服重重困难,在特殊的时期,携手完成了这首特殊的作品。叶小纲感慨:“要谢谢全体幕后辛勤劳动的工作者,大爱连心,我们都是志愿者。

 

叶小纲(中)和参与《大爱苍生》录制的各位艺术家

 

作曲时,新闻报道中战“疫”勇士们感人的画面常常在叶小纲脑海里浮现。《大爱苍生》的歌词改了很多次,在叶小纲看来,写歌词的人不能完全知晓作曲家的要求,每个作曲家都有自己的喜好,比如什么时候张嘴,什么时候开口音,“所以我和词作者一直在反复沟通,最终版本的歌词做了很大程度的修改。”叶小纲介绍,《大爱苍生》歌词的立足点一开始是文艺界的艺术家们对抗击疫情的支持,后来扩大到全民族的范围,内涵更宏大。相比之下,已经接近创作尾声的《樱花满天红》以武汉的樱花为主题,风格更加个人化,歌词的表达方式也更加具体。

这些年,叶小纲的作品一直在讲述“中国故事”,包括大型交响序曲《喜马拉雅之光》《最后的乐园》和《大地之歌》等。今年四月,在武汉原本有一场他的“中国故事”个人音乐会,主打曲目《第三交响曲“楚”》就是以荆楚大地为背景创作的。因为疫情这场音乐会延后了,而叶小纲很希望疫情过去后,自己创作的作品还能在武汉上演。

 

 

 

作者: 关一文

来源: 北京日报

排版:牛春晓

 

 

* 本文内容(图文)转自网络,仅为博采众长、学习交流,并不用于商业用途。文中观点为作者独立观点。如不慎侵涉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



 

协会新闻
行业新闻
 
大赢家即时比分直播 上时时乐开奖号码 美国棒球比分网 1分11选5走势图 快乐赛车之漂移 七星彩 上海11选5行列走势图 重庆快乐10分 甘肃新11选5前三直开奖推荐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一 青海体彩十一选五结果查询 15选5基本走势图 广西旧快乐十分走势图 辽宁35选7好运开奖公告 辽宁11选5投注表 彩票6加1开奖号码 幸运28开奖查询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