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调查 Vol.3 | “三个一”鼓楼西非常生存样本

发布日期:2020年05月19日

 
 
 

在鼓楼西剧场的时间表上,今年2月下旬开始已有演出安排,至今四个多月的时间,按照月均演出20到24场,如果一切正常,六月底将近100场。可当下情势看6月小剧场经营恢复正常并非大概率事件,和演出一起幻灭的还有原本计划2月29号山口百惠朗读会,那也是被寄予厚望的一次活动。

“好在下半年依然可以做,但从演出层面,包括原计划在国家大剧院《一句顶一万句》,北京、上海的排期都要后延。另一部相当有票房号召力的剧目《枕头人》,上半年本该有十几场演出,对票房收入影响不可谓不大,直接损失已过百万。”鼓楼西剧场创始人李羊朵着实心焦。

 

 
一次迟来的直播初体验

读书,或许是缓解心焦的好方法。

往年此时,李羊朵的工作重心必在项目制作上,新作品创排、下半年以及明年的项目规划。“目前,最主要的安排就是看书了,比如毛姆文集,契诃夫文集、木心文集等,昨天又加进了一本《漫长的告别》。看长篇小说和文集对于戏剧制作人和剧场经营者来说是种奢侈的享受。”

 
 

李羊朵空闲时期阅读的书籍

李羊朵桌上一堆书,“无论何时,拿起来就看。被疫情占据的这段时间,阅读量大概可以说是自鼓楼西剧场2014年成立的巅峰了。以往在工作中剧本占据十之八九,对于长篇小说和大部头文集总是望而生畏。再者,小说不同于剧本,一字一句精雕细琢的台词精彩频出,小说中有大段独白或者描述性的文字,不静下心来,难以“消化”。

2、3月,书里的日子让生活都慢了些。4月底,疫情防控下大局向好,上海等地风险等级下调,《枕头人》率先在上海复排。与复排同步,鼓楼西策划的剧本朗读会首期 5月13号正式上线,“这将是一个长期计划。”李羊朵说,“疫情倒逼戏剧从业者拥抱网络,在网上做戏剧拓展项目。其实早在2019年,鼓楼西剧场就曾策划尝试线上衍生品,但真正把这一想法向前推动,并最终落地,的确是疫情。”

 

直播彩排花絮

直播当日,李羊朵回到家中已近凌晨2点半。“对于线上直播,因为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也不知观众反应如何,因此格外紧张。倒不是担忧剧目质量,而是因为观众的不可控和不可预知性。”直播全程李羊朵一直在喜马拉雅和B站跳着看。“这次线上首次剧本朗读,剧本的魅力,赵立新老师导演、表演的驾驭能力,再有其他四位演员的表演实力,任冬生老师灯光加持,我是十分信任和笃定的。”

“鼓楼西这些年能一直能高质量出品,是因为始终有一批专业能力一流,人品一流的朋友相伴左右。决定做这件事时,只是在电话里跟大家讲了一下,大家就应声而来。他们都是鼓楼西的天使。短短排练合成6天时间,如此高标准完成特别出乎意料。”

与鼓楼西剧场合作多年的表演艺术家赵立新,从2014年为鼓楼西选择《枕头人》的剧本,演出时分文不取,到确定鼓楼西的戏剧方向,功不可没。这次6年之后的再次联手,默契依然,信任更重。

直播彩排剧照

直播期间,在没有大规模宣传的情况下,各平台关注总人次超过80万,同时在线观看人数近4万。4万是1200人的大剧场,演出33场,上座率100%的情况下总的观看人数。而且这4万人大部分都不是我们平时的戏剧观众构成的。“这个数字很说明问题,值得好好想想。”

毫无疑问,鼓楼西已开启新篇章。

 

 
一次“小清新”的生产自救

在直播之前,鼓楼西还做了一件轰动戏剧圈的事儿。

截至上周六,鼓楼西樱桃园的樱桃预售落下句点,自4月17日起,持续了将近一个月的“鼓楼西剧场非常生存计划”告一段落。故事的缘起是戏剧人李国杰发布的一篇文章《留在老家卖樱桃》(点击查看文章详情),一次偶然的触动成就了一次疫情下的业内自救。“当时北京已经发布了疫情防范常态化,业内都深知这种等待恐怕会无比漫长。看到李国杰老师的文章,我心里突然亮了一下。”因为伟大的剧作家契诃夫曾写过长演不衰的经典剧作《樱桃园》;而在鼓楼西剧场的大厅里有一个小而美的书店,李羊朵的合作人史航将其命名为“樱桃园书店”,寄寓着美好的愿景。

 

“樱桃园,有着精神家园之意。老好人契诃夫当年没有帮到他心爱的樱桃园,在他笔下,那座樱桃园还是无可挽回地逝去了。那我们的‘樱桃园’呢,可不可以借助于线上线下,成为我们之间的神秘链接?”

 

“剧场不能开门,人员、房租、贷款都是重压,还能怎么办,必须考虑自救了,但是始终没有找到一种合适的方法,因为戏剧本身有着现场特征,作品能直接拿得出去换钱的几乎没有。”发出《如果剧作家帮不了樱桃园,请让剧场试试》(点击查看文章详情)公开信,李羊朵心里也有忐忑,“选择卖樱桃,是因为樱桃与鼓楼西剧场有着紧密相连的线,在鼓楼西剧场有着小而美的‘樱桃园’书店。著名的大剧作家契诃夫的作品《樱桃园》,就是我们精神意义上的精神家园,所以我们以‘樱桃’来守候我们的精神家园,是多么契合。”樱桃园事件顺理成章成为守候精神家园的一种表达。由此也敲定了这个“固定动作”。

《北京晚报》对此次事件的报道

资深媒体人陈扬以“自救!我们需要真正的胜利”为题,评述鼓楼西剧场这场“非常自救”行动,他说:“剧场卖樱桃,本身就是一出最优秀的话剧。只要人还站着,只要精神自救成功,才有经济自救的可能,感谢鼓楼西剧场,给我们带来这一道思想的光亮。”

鼓楼西剧场的樱桃,将会是以后每一个春天的期待。

 

 
一次意外的品牌成长

靠樱桃养剧场,并不现实。樱桃事件下,鼓楼西剧场最大的收获在于品牌的成长。“很多圈外的人通过这件事,对鼓楼西戏剧品牌有了新的认识。圈里的朋友们大力支持,相关部门的领导、同行前辈,原大剧院陈平院长都注意到了这件事,他还通过朋友买了樱桃。我们觉得特别暖心。勇敢去面对危机和挑战,做了这件事情之后,原本的焦虑和迷茫都消解,心里反而特别踏实。”李羊朵说。

樱桃给了鼓楼西另一个思路——除了戏剧本身,还能做些什么。“我们现在已经开始成立鼓楼西的商务公司,做一些戏剧之外的事情,既有文化产品也包括跟大众日常生活相关的产品,这些结合起来会形成‘鼓楼西好物’或者 ‘鼓楼西优选’之类的产品线。”

鼓楼西剧场创始人李羊朵

“鼓楼西在不断成长变化中,作为剧场的经营者,这个剧场能够给观众带来什么是我比较看重的,每个剧场都有它的个性和先天条件,应该根据自身的特性和条件来为观众呈现一些与别的地方不一样的东西,这些东西有可能只能在鼓楼西剧场感受。”李羊朵定位的鼓楼西剧场经营更偏思想性与艺术性。

“来鼓楼西剧场的观众群体也是促进我们成长的因素,如果艺术作品的呈现和艺术作品所表达的东西如果过于轻浮,观众肯定会离我们而去。我相信剧场与观众是相互扶持、相互成长的,在磨合与摸索中得知鼓楼西的观众需要什么,而不是我给他什么他都接受,观众是有选择性、有品鉴性的。剧场至今维持着它的水准,这其中选择呈现的剧目都跟观众有直接关系。”

经过灾难洗礼,剧场前景更加明朗。

 

 

作者/排版:牛春晓

校对:田巧研

 



 

协会新闻
行业新闻
 
大赢家即时比分直播 福建22选5开奖历史 pk10最牛稳赚前五公式 白小姐六肖选一肖期期准 江苏十一选五视频 秒速快三平 南京毅力期货配资 广东快乐10分基本走势图 山东黄金股票吧 福彩黑龙江22选5 股票融资比例是多少 湖北快3综合走势图表 重庆幸运农场怎么分析软件 上证指数实时行情 河南11选5最新开奖 新浪江西时时彩走势图 今日多乐彩走势图